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中國醫藥為世界醫療提供“中國方案”

2019-09-24 09:24
來源:經濟參考報

從長沙馬王堆西漢古墓出土的帛書《五十二病方》《養生方》和各種古老中藥材,到屠呦呦研究發現青蒿素;從我國第一批抗生素自主研發,到越來越多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新藥誕生……作為擁有五千年文明的東方古國,我國醫藥産業站在曆史的傳承與積累上,經曆了産業規模從小到大、發展速度從慢到快、路徑選擇從跟到創的曆史過程。如今,在技術、市場和投資“三重奏”作用下,我國醫藥産業進入了高速成長期。

很多醫界專家感慨,回顧過去,我們七十年來艱苦奮鬥,在舊中國孱弱的基礎上建立起了可比肩世界先進水平的中國特色醫療保障體系;放眼未來,在健康中國國策指引下,我國醫藥産業将更新業态、更優模式、更強能力服務民生,并為世界醫療事業提供“中國方案”、做出“中國貢獻”。

從“舶來”到創新現代醫藥規模全球居前

1907年的一天,一張傳單被貼在位于湖南長沙的雅禮醫院(湘雅醫院的前身)的牆上,這是一封感謝信,感謝雅禮醫院的醫生用現代醫學手段治療好了患者的白内障。

根據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的史料記載,20世紀初,雅禮醫院的外科醫生已經開始為一些白内障患者和腫瘤患者做手術,他們做手術用得最多的藥物是麻醉藥,當時被稱為“氯仿”和“乙醚”。

1912年,湖南一名中年男性患者得了重症,高熱不止,請了各路醫生施治,都沒怎麼見效。最後,抱着試試看的态度,請了創辦湖南湘雅醫學專門學校的醫學家、教育家顔福慶上門。顔福慶診察一番,發現哪裡是什麼疑難雜症啊,就是醫學生入門級疾病:“大葉性肺炎”。他開了些對症處理的藥物,便起身告辭。第二天,患者的熱度就退了,之後很快痊愈。這也是西藥在國内使用較早的記錄。

多年後,顔福慶回憶說:“大葉性肺炎,到第八天就會自動痊愈,這是醫學常識,我并沒用什麼特效藥。”

一些患者在手術成功後給醫生送來了感謝信,在經過人們口口相傳之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和理解“舶來品”西醫藥。

20世紀30年代,現代醫學在中國處于欣欣向榮的發展階段,醫院的興起、醫藥業的完善、有識之士的大力推廣支持使得人們開始接受現代醫學,醫療消息也更多地通過報紙、雜志曝光在人們面前,逐漸打開了當時人們對于“手術”“麻醉藥”等新詞彙懵懂封閉的狀态。

新中國成立初期,作為國家基本建設中重要項目的醫藥工業處于萌芽階段,面臨着工業基礎薄弱,生産設備陳舊,自産原料藥能力不足的現狀。為了促進中國醫藥産業發展,我國确定了醫藥産業以國家統籌為主的思路,由國家出資建設和布局,産、供、銷實行嚴格的計劃管理。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的醫藥産業發展迅速。順應市場經濟新形勢,很多國有醫藥企業進行國有體制改革,轉變經營機制。随着改革開放的推進,産業進入高速增長期,我國醫藥産業整體規模不斷發展壯大。據統計,2017年,我國藥品工業銷售收入為2.53萬億元人民币,比1978年增長346倍;醫療器械工業銷售收入為5527億元人民币,是2011年的2.4倍。

據國家衛健委衛生發展研究中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國共有醫院31710家,其中公立醫院12121家,民營醫院19589家,民營醫院占比達到61.8%。醫藥産業主營業務收入增長提速,2017年規模以上企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98萬億元。

從現代醫藥在中國的萌芽到如今一批批創新藥物的研發,我國醫藥産業實現了自主創新之路。自2017年以來,我國新藥創制專項有14個1類新藥獲批,目前累計已有139個品種獲得新藥證書,其中1類新藥44個,數量是專項實施前的8倍。

從傳承到弘揚“中國小草”芬芳飄蕩走向世界

兩千多年前,古人已經在用綠色醫療中醫藥療法養生,在位于湖南長沙的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中,有帛書《五十二病方》《養生方》等很多醫書,還有杜衡、高良姜、香茅草、花椒、桂皮等中藥材……這些出土文物顯示,從先秦到西漢乃至更久遠的年代,中國人已經在藥物、飲食、氣功、導引、養生等各方面,有了養生保健、診療醫治的系統方法。

從傳承到弘揚,中醫藥的發展之路漫漫。随着“健康中國”政策的深入人心,并上升為國家戰略,中醫藥文化和中醫藥相關産業迎來重要發展機遇。中國成為世界上少數對傳統醫藥開展系統性保護、傳承、研究并發揚光大的國家。

“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中對青蒿截瘧有這樣的記載,青蒿這一葉“中國小草”融合高科技,能夠挽救不計其數的瘧疾患者性命。

自屠呦呦1972年成功發現并提取青蒿素至今,全球特别是發展中國家數百萬人的生命得以挽救。如今,青蒿素漂洋過海,中國援非醫療隊援建醫院和瘧疾防治中心,給患者送醫送藥,青蒿素拯救了很多瘧疾患兒生命。

“中國小草”的故事是中醫藥現代化的一個縮影。如今,中醫藥揚帆遠航,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中醫藥在海外的名氣也越來越大。

屠呦呦研究員因發現青蒿素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中醫針灸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本草綱目》和《黃帝内經》列入“世界記憶名錄”。國際标準化組織(ISO)成立中醫藥技術委員會(ISO/TC249),并陸續制定頒布10餘項中醫藥國際标準,以中醫藥為代表的傳統醫學首次納入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疾病分類代碼(ICD-11),這些事件,都極大地鼓舞了中醫藥“出海”的信心。

2018年,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迪拜協和醫院在深圳簽訂合作協議,雙方将共同組建“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迪拜分院”。迪拜分院由湖南中醫藥大學附一醫院牽頭,醫院将現有醫療技術,包括中醫特色的技術、處方、飲片、藥品、醫院制劑等與迪拜協和醫院進行有效對接,雙方還将針對中東地區的患者需求,共同梳理出當地多發疾病的治療手段與藥品,通過相互合作,将中醫治療手段和藥品引入中東地區,制定中醫海外醫療的國際标準,在中東地區推廣标準化的中藥産品。

經過多年努力,中醫藥“出海”深化推進在一些國家取得了進展。統計數據表明,70%的澳大利亞國民有因治病或者保健使用中醫藥的經曆。這種狀況,促使澳大利亞從地方到國家層面對中醫立法和對中醫師行醫實施監管。中醫從此在澳大利亞法律上取得了和西醫同等的地位。近年來,西悉尼大學、悉尼科技大學和墨爾本皇家理工學院都開設了中醫專業。

公開信息顯示,北京同仁堂的生産線已通過了日本厚生省、澳大利亞TGA的GMP認證等認證。目前,同仁堂商标已在海外70個國家和地區成功注冊,也是第一家申請馬德裡國際注冊的中國企業。此外,同仁堂還在香港建了生産研發基地,并在海外22個國家和地區開辦了公司和112家零售終端。目前,同仁堂在海外累計咨詢和診療的患者已超過3000萬人次,數以億計的海外人士認識了北京同仁堂。

上市公司千金藥業研發部項目經理張鵬博士曾在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留學,緻力于對中醫藥現代化、國際化的系統研究。張鵬介紹,複方丹參滴丸、血脂康膠囊、扶正化瘀片、康萊特注射劑等在美國進入FDA臨床研究,地奧心血康膠囊在荷蘭注冊成功并在歐盟國家擴大注冊範圍,丹參等9個品種的27個質量标準被美國藥典正式采納。一批品種被歐洲藥典收載,中醫藥已傳播到世界183個國家和地區。

從追随到趕超科技變革将催生“超級醫生”

近年來,生物醫藥在我國崛起,已覆蓋腫瘤免疫治療、細胞/基因治療、創新醫療器械、下一代基因測序等前瞻性領域。新時代、新技術,我國新醫療面臨結合“新新科技”進而不走西方傳統發展之路,實現“換道超車”的曆史性機遇。

随着科技發展,遠程醫療已經走進了人們的生活。據湘雅醫院遠程醫學中心主任熊曾教授介紹,湘雅遠程醫療平台“雅影肺管家”于2018年5月上線,至今與二十多家公立基層醫療機構建立聯系,其中一個貧困地區的縣級醫院利用這個平台已篩查2.3萬例病例,發現了321例早期肺癌患者,診斷準确率92%,大部分肺結節患者留在了基層醫院進行手術(通過專家遠程會診指導,在當地醫院完成手術),為患者和國家節約了資源和費用,2019年7月,該項目獲評全國“十大精準扶貧優秀案例”。

業内人士指出,未來在5G時代,專家通過遠程醫療平台指導基層醫生幾分鐘閱片幾十張,指導基層醫生做手術,都有可能成為現實。

在超級計算機的幫助下,國内專業的基因檢測機構可以進行基因測序助力患者精準治療。專家認為,未來基因測序可能成為常規檢查項目。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臨床藥理研究所所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周宏灏說,随着測序效率顯著提高,技術的持續改進,對一個人全基因組DNA測序所花費的時間和經費已大大降低。醫療服務變革的時代正在到來——醫院把全基因組測序列為常規檢查項目,将是“大概率事件”。

周宏灏說,借助高科技通過基因組分析技術,尤其是大規模基因組測序,繪制出人類不同類型疾病的基因組變異圖譜,研究這些變異如何導緻疾病的發生發展,從而為疾病的預防、早期診斷和治療提供基礎。

正是看到了生物醫藥的巨大前景,我國湧現出一批有國際影響力的生物醫藥産業園區,形成上海張江、北京中關村、武漢東湖等多個專業的生物醫藥産業園區,重點推進抗體藥物、靶向藥物的産業化,積極開拓基因治療、細胞治療等新模式,助力新藥研發、醫療器械生産、基因檢測、精準醫療等大健康産業發展。

記者了解到,北京、上海、湖南等地在發展生物藥物重點發展幹細胞技術及治療産品、基因工程藥物、多肽類藥物等,加快培育細胞治療、基因治療、精準醫療等新技術均走在了世界前列。

專家指出,中國生物醫藥産業呈現出集群發展特點,一批具有創新性的生物醫藥産業園将成為健康産業發展的新引擎。我國不斷湧現一批有國際影響力的創新藥企業,基因工程藥物、小分子化學藥、微創介入治療器械、快速診斷試劑等細分領域形成了顯著競争優勢,在腫瘤、免疫性疾病、代謝性疾病、心血管系統、神經系統等重點治療領域實現突破,我國科學家将研發出一大批填補行業空白的創新藥物,為群衆就醫用藥帶來新福利。

從追随到趕超,科技變革催生的“智慧醫療”,正插上騰飛的翅膀。

人們有理由暢想,将來各種革命性的醫藥科技發展,将為病患量身定制最新醫療技術和最佳治療方案;在人工智能助力下的“超級醫生”,走進醫院、走進生活……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