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發展綠色農牧業 打造大健康産業——呼倫貝爾農墾集團“墾區巡禮”紀行(上)

2019-09-24 08:40
來源:中國農墾雜志

由海拉爾和大興安嶺兩個墾區合并組建的呼倫貝爾農墾集團,下轄24個現代化農牧場,擁有600萬畝耕地、1000萬畝草場,在生産綠色優質農畜産品、發展大健康産業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與潛力。近年來,集團貫徹生态優先、綠色發展理念,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培育壯大墾區優勢産業,彙聚起了推動農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合力。

2019年7月下旬,本刊記者走進呼倫貝爾農墾集團,感受獨具墾區生态特點和生産特點的綠色生産方式,見證墾區堅守紅色基因、綠色品質初心,勇擔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使命,推進高質量發展的不懈努力和豐碩成果。

“甜蜜農場”——紮蘭河農場

雨後的紮蘭河農場,草木青翠欲滴,清風徐來,帶着盛夏時節難得的涼爽。在依山傍水的林子裡,農場蜂業協會會長魯樹全正帶人精心照料上百箱蜜蜂。群蜂飛舞、蜂音缭繞中,魯樹全從蜂箱裡取出黃澄澄的蜂巢,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塊。客人們連巢帶蜜品嘗一口,香甜得令人打激靈。

魯樹全分割巢蜜請大家品嘗

“我讓蜜蜂自然築巢,提升了蜂蜜質量,産品供不應求。”魯樹全說。呼倫貝爾農墾集團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大興安嶺農墾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大興安嶺農場管理局局長劉仁剛介紹,傳統的養蜂方法,要在巢框中鋪設鐵線便于蜜蜂築巢,但會導緻蜂巢顔色發黑,蜂蜜中含重金屬;魯樹全探索出了無鐵線生産方法,其蜂蜜産品送檢農業農村部和中國農科院蜂産品質量權威檢測機構,檢測結果顯示,産品成熟度高,各項營養指标遠優于參考值,含有人體必需的多種氨基酸和微量元素,無獸藥、農殘檢出,為中國北方地區高等級蜂蜜。

在陳列室聽取農場蜂蜜産業發展情況介紹

魯樹泉展示無巢礎、無鐵線,純天然蜂巢

大興安嶺墾區農場地處大興安嶺西麓由山脈向松嫩平原過渡地帶,域内森林茂密、河流衆多、黑土肥沃,自然環境與資源得天獨厚。當前,墾區傳統大宗産品大豆和玉米,已經面臨着價格“天花闆”和成本“地闆”的擠壓,面臨着進口的沖擊。培育墾區發展新動能,是迫在眉睫的重大課題。劉仁剛認為,要立足墾區綠水青山原生态的最大資源優勢,踐行“兩山”理論,全力發展大健康産業,并突出一場一品的特色,轉化為各農場各具特色的經濟發展優勢。紮蘭河農場域内森林覆蓋率高,盛産藥食同源的蒲公英、胡枝子、益母草等中草藥,特别是呼倫貝爾農墾和地方有油菜花400萬畝,正是釀造極品蜂蜜的優質蜜源;而且蜜蜂授粉還能顯著提高油菜籽産量和品質,種油菜、放蜜蜂正好相得益彰。在劉仁剛動員下,魯樹全擔任了紮蘭河農場蜂業協會會長,帶動左鄰右舍,包括其他農場職工,把小蜜蜂做成大産業。截至去年底,全場共發展養蜂戶45戶,蜂箱超過2000箱,年産出成熟蜜超過40噸。目前,墾區正籌備在農場投入1200萬元建設蜂蜜加工項目,緻力于打響“靈之秘語”蜂蜜品牌,推出極品百花蜜、單花極品苕條蜜、單花極品油菜花蜜三個拳頭産品,加速打造“甜蜜農場”,扶持農場産業脫貧,帶動農工養蜂緻富。

“誠信農場”——宜裡農場

宜裡農場十隊是一個僅有40餘戶的小連隊,隊部的小廣場中間,一面“道德模範連”的紅旗高高飄揚,給這個青山環抱的小連隊平添了奪目的亮色。走進隊部的風尚人物展廳,講解員娓娓道來:撿拾廢品10年還清23萬元外債的李元吉、長期照顧四位體弱多病老人的金大維……一個個感人故事,閃耀着誠實守信、孝老愛親、扶危濟困、自強不息的美德之光。在這裡,我們見到了賀江波,一個因病緻盲、卻自強不息、樂于助人的中年漢子。賀江波曾經是宜裡農場學校被推舉為副校長後備人選的教師,卻在1997年因眼底出血轉發視網膜病變導緻雙目失明。為此,他徹底絕望過,甚至想要跳樓輕生。在“你連死都不怕,還怕活着嗎?!”的話語點醒下,賀江波接受了失明的現實,開始在黑暗中艱難地嘗試新的人生:教不了學了,就回家種地;種地賠了,就到場部的商店打工;學會經營後就開起了批發部。為了搬運貨品,失明的他要記牢貨車停放的位置,要記牢從貨車到倉庫一路上要轉幾個彎、每次轉彎後要走幾步,要記牢貨品擺放的位置……付出了難以想象的艱辛後,他的批發部逐漸紅火起來。

參觀宜裡農場四隊風尚人物展廳

後來,賀江波又學着養狐狸。當他的狐群發展起來後,卻碰上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狐皮價格暴跌;當别人紛紛撤出時,他咬牙硬抗,終于熬到了狐皮價格高漲的時候。

大興安嶺農墾集團組織賀江波精神報告團進行巡回宣講

賀江波和愛人崔銀英建藍狐養殖基地緻富

賀江波養狐賺錢後,從傳授市場經驗、技術指導到墊付生産資金,他熱心幫扶鄉親發展狐狸養殖。他還支持連隊公益事業,熱心為群衆化解矛盾糾紛。大家稱他為“軍師”,有什麼困難都願意找他商量。李元吉、金大維、賀江波正是宜裡農場紅色基因濃厚的生動寫照。宜裡農場先後湧現出百餘名國家、自治區、市、局、場、隊級道德模範,其“誠信農場”的美譽傳遍墾區上下。農場以誠信為本的理念,也促進了農場、墾區與需要高品質農産品批量供貨的海天集團、維維豆奶等大客戶的深入合作。“誠信”還赢得銀行青睐,誠信連隊的職工憑身份證就能到鎮上的農業銀行辦理無擔保貸款,不使用就不計息,讓職工能得到實實在在的利益。

“大興安嶺大豆之都”——甘河農場

藍天白雲之下,被林帶分隔的大豆條田生機盎然,随着山崗起伏鋪展,與遠處樓房林立的甘河農場場部相映成趣。

場長馮穎颉介紹,甘河農場耕地35萬畝,是大興安嶺墾區耕地最多的農場。農場以發展大健康産業為主線,逐步優化種植結構,全力打造綠色高蛋白大豆基地,今年大豆種植面積達到23萬畝。

為了提升種植和經營水平,農場采取反租倒包方式,逐步回收職工家庭承包地,進行統一經營,實施集約化管控、規模化經營,示範土地高标準作業、高質量産出,引領全場現代農業發展;同時開展質量追溯體系建設,實行從種植地點、種植地号、種植品種、作物管理、秋收檢測到分類入庫的全過程管控。今年共實施統一經營示範田3.7萬畝,質量追溯3萬畝。

“保險+期貨”試點,讓甘河大面積發展大豆生産更有底氣。“這幾年與人保财險探索開展‘保險+期貨’,對大豆的價格和産量進行雙重保障,保底能保障種大豆的成本,是降低生産經營風險的好方法。2017年保了将近3萬畝,去年保了6萬畝,今年準備保7.7萬畝。”馮穎颉說。

在打牢以大豆為主導的農業生産基礎上,農場強化市場經營,讓優質産品實現市場價值。

來到該場今年新建的年處理3萬噸精選大豆車間,在大豆精加工生産線機械轟鳴聲中,金黃的大豆在設備上翻滾着,按照比重、顔色等指标被分選到不同的端口。馮穎颉捧起一把豆介紹說,大豆精細化分類可以分出大粒豆、高标精選豆、标準豆等等,實現訂單式、精準化供應,不僅與海天集團等知名食品加工企業的需求深度對接,也可以更好地滿足市場對不同檔次産品的個性化需求。

在甘河農場采訪

參觀甘河農場健康食品體驗店

甘河農場大豆精選車間,年可精選大豆3萬噸

農場發揮地處莫力達瓦旗東五鄉交通樞紐的區位優勢,共投資2.9億元完善場部城鎮功能,建設大豆之都旅遊名鎮,帶動周邊人口向小城鎮聚集,成為宜商宜居的區域中心。近年來,先後有農民3700人和個體工商營業戶500餘家落戶場部,每年提供工商服務業正常就業崗位1400餘個、勞務收入近2000萬元。同時,農場發揮農業裝備和科技優勢,從代耕代種到土地流轉、整體承租,輻射周邊鄉鎮,取得了不增耕地增總産、不增資源增實力的效果,又帶動了邊疆民族地區經濟發展。

“科普莊園”——巴彥農場

在巴彥農場生态農業大觀園内,一個個其貌不揚的功能大棚裡面,有的種着各色有機果蔬,有的培育着多種食藥菌,有的繁育着中藥材種子種苗……穿行其間,真是讓眼花缭亂、目不暇接。我們追着農場場長馮志剛問:“這個是啥?”、“那個效益怎樣?”

這個占地220畝的園區,不僅有果樹采摘、休閑觀光、高效農業的功能,更有科普教育的功能。

馮志剛介紹,春節期間,僅4棚有機草莓就售出10餘萬元,采摘時間可持續到5月份,算下來,4棚有機草莓總收入22萬元,純利潤8萬元,每畝地的利潤達到2萬元。馮志剛樂呵呵地說,按照大田畝均效益200元算,我這是“一畝園百畝田”喲!

參觀巴彥農場生态園

參觀巴彥農場生态園巴彥農場盆栽蘋果大棚

“一畝園百畝田”,是大興安嶺墾區發展高效特色農業的一個極富指向性的号召。巴彥農場以創造北緯50度現代農業奇迹為宣傳點,重點打造“八園、四個基地”,貫徹“大手拉小手”經營思路,順勢打造“國際兒童科普莊園”主題農場,促進農旅深度融合和産業轉型升級。

來到有機蘋果大棚内,隻見一排排果樹栽植在大花盆中,手可及頂的樹上,綴滿了拳頭大的紅蘋果,有的蘋果還套上了“福”“壽”或壽仙翁等有美好寓意的模子。馮志剛說,這是矮枝移動式寒富士蘋果,全程采用農場種羊園生産的生物菌肥料栽培,果樹長勢旺盛,果實個大味美;蘋果樹按品種和大小,每棵價格500元到1500元不等,放在家裡,冬天既可觀賞又可摘果食用,特别受歡迎。

種羊園也是巴彥農場引以為傲的園區之一。

巴彥種羊園

澳巴羊

種羊園依托中科院草牧業試驗示範區項目開展肉羊品種改良工作,培育适合高寒地區養殖的肉羊。他們的“獨門秘笈”是“澳巴羊”品系——以澳洲白綿羊為父本寒羊、湖羊、杜泊羊為母本雜交而成,抗寒性、抗病性、耐粗飼等生産性能有很大提升。這個取名來自“澳洲白”和“巴彥農場”的“澳巴羊”品牌已經通過商标注冊了。種羊園引領本地區肉羊産業升級。他們曾連續工作80多天,面向養殖戶完成6000餘隻基礎母羊的品種改良工作。改良品種後羊羔生長速度更快、肉質更好,利用率高,市場價格好,得到群衆高度認可。2016年,種羊園被列入自治區級種羊場,2017年被列入國家區域生态循環示範農業項目重點建設單位。

“芸豆之鄉”——古裡農場

雨天斷路,我們無緣得見古裡農場四隊的千畝芸豆花開的壯觀場景。

說起“芸豆之鄉”的由來,農場場長呂樹東的回答有些令人詫異——被逼出來的!

古裡農場是大興安嶺墾區位置最北的農場,再往北就進入大興安嶺山區。農場土質差、坡度大,氣候冷涼、無霜期短,原來種過很多作物,都因為春霜秋霜兩頭卡,要不就是剛出苗被凍死,要不就是挨不到成熟期。芸豆因為生長期短,起初是作為救災項目,因為幾乎年年受災、年年需要補種芸豆,就逐步摸索出了一整套适合本地的種植技術,種植面積逐年增長。芸豆适合晝夜溫差大的冷涼氣候,本地土壤有機質含量高、雨水充沛,造就了芸豆特有的高品質,有“呼(倫貝爾)市芸豆在鄂(倫春)旗,鄂旗芸豆在古裡”的說法。芸豆成為農場的支柱産業之一,年産量達2000萬斤,為農場赢得了“芸豆之鄉”的美譽。

古裡農場-芸豆花開

起初作為農業避災項目的中草藥種植,在典型種植大戶任淑華、王海君等人帶動下,職工群衆利用前後庭院種植中草藥的熱情高漲,現今也如同芸豆一樣由“備胎”轉正,中草藥種植成為古裡農場“一畝園百畝田”的亮點産業。

“一畝園百畝田,小庭院賺大錢”;“一口人一畝藥,不管老天旱和澇;一口人五畝藥,災年能睡安穩覺;一口人十畝藥,抱着銀行蹦蹦跳。”農場黨委書記張柏清編的順口溜生動描述了中草藥種植的效益。

在任淑華的園子裡,她一邊向我們指認着各種道地藥材,一邊估算着自家庭院裡中草藥的效益,臉上掩飾不住憨厚的笑容。

已經50歲出頭的任淑華,有着多年中草藥種植的經驗,目前所種植品種有返魂草、白鮮皮、赤芍、蒲公英、蒼術、防風等道地藥材10餘種。期間她也遇到過許多困難,都因為及時得到農場的堅定支持而渡過了難關。現在,她領辦了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發展模式,組織農戶規範種植、統一銷售中藥材。她采取培育種苗和銷售成品相結合的方法,無私地傳授種植技術、管理方法,帶動大家一起緻富。

任淑華介紹返魂草育苗技術

由于中草藥種植投資大、周期長,農場在種植上采取“小規模、大群體”戰術,提倡家家戶戶都種,但每家規模不要太大,同時在每個連隊規劃一個超過50畝的示範區,争取5年内種植面積上萬畝。農場還與齊齊哈爾醫學院合作,開展道地中草藥選育、産品研發等工作,延伸産業鍊條,助力墾區打造“北藥之都”。(本文供圖:張玉樞 解仁祖 李慧 金峰等)

責任編輯:劉祎楠

熱門推薦